被按下暂停键的柬埔寨新年_国际头条-国际新闻

来源:环球网

2020年4月中,柬埔寨佛历新年。

新年,是祥和的开始、是欢庆和团聚的美好时刻,而今年的柬新年却是一个别样的节日。

4月7日,受严峻的新冠疫情影响,柬埔寨总理洪森宣布:停办柬新年活动,推迟柬新年的假期。并从4月10日零时到4月16日禁止民众跨省市流动,照常上班,不聚会,不返乡,如无故矿工,后果自负。他在脸书发文表示:“为了国家的安全和人民的性命,除了实施限制跨省通行禁令外别无选择。”

新年就这样被按下了暂停键。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在中国春年后全副武装,逆行来到这座熟悉的城市,金边。这一次我是常驻柬埔寨,原本对即将到来的柬埔寨新年还充满了期待,谁料却有了不一样的体验。

刚到金边,环顾四周,与一年前相比,路还是这条路,店铺还是这些店铺,招牌还是这些招牌,一如往常。唯独,鳞次栉比的建筑群,春光皆馥也。街上带口罩的人也寥寥无几,我们带口罩的中国人走在其中,成为“另类”。

这里的人们对于缓慢的节奏早已习以为常,倘若这里几个月时间迅速崛起了一座高楼,那它必定会成为本地人口中的大新闻,被当作谈资聊大半年。这个和平而热情的国家因为“一带一路”倡议,像我这样走进这里的人们,也走近了柬埔寨百姓的生活中。

柬埔寨新年的热闹程度并不输给中国新年。新年前两天,大量柬埔寨民众都会返乡合家团聚过年,路上人潮拥挤,如同国内“春运”一般。在这一年一度的传统盛会里,民众举家前往寺庙布施、诵经、浴佛;向父母、长辈和穷人赠送衣食钱财;举行民族传统游戏等;塔山寺欢庆每年会举办盛大而隆重的欢庆活动。

依稀记得去年偶遇的那个柬新年,公司所有的柬籍人员都返乡团圆庆祝,在金边的办公大楼也被强制关闭,我们中方员工也就入乡随俗,不得不跟着一起“过节”。新年假期里,闲来驱车在金边的街道,平常拥挤喧闹的城市犹如一座空城,商铺紧闭,街道冷清,不见车水马龙。世界,一下安静下来。

同样的节日,同样的街道,不同的实景和境遇。

没有了假期的金边,今年的柬历新年还是如约而至。虽然政府下了新年假期延后的通知和跨省流动的禁令,但团圆的渴盼依旧占了上风,禁令实施的前一天傍晚开始,金边很多民众不顾“风雨”蜂拥出城,逃离金边返乡。与此同时,金边、西港等地多方人员已在路口守候,准备在零点时执行禁令。民众回乡过年的传统与严峻的疫情防控形势形成了强烈的冲突。

但是不管怎样,年依旧还在,仪式不能少。普通民众在市场里购买着过年的各色物品,祭祖用的鲜花芭蕉叶等,菜市场一如往日人头济济,街面上的店铺全然没有关门过年的迹象。新年的第一天,雷神送来了闪电和暴雨,似乎要扫去几个月的尘土,连带着想清除郁结在大家心头的烦闷。金边依旧继续着工作日的喧嚣,警察忙着维持交通秩序,外卖小哥的摩托依旧穿梭在大街小巷。

今年,我们依然要“入乡随俗”,但猝不及防的疫情让这个假期没法“暂停”,我们的柬埔寨公司和工地上依旧忙碌,除了做好各项细致的疫情防控措施,更要一刻不停、全力生产。同时,我们一面坚守阵地,一面还要严阵以待为抵御新年后柬籍务工人员返潮的风险做好各项准备。在这里的每一天,我们一直是在全力以“复”,用“播放键”代替“暂停键”。所幸的是,我们的团队都平安无恙,我们所努力守护的中柬家人们也都有惊无虞。

在这次疫情中,众生万相毕现。但也有很多人让我们感受到了温暖和善良,那也是我愿意努力的方向,以萤火之光聚集更多萤火之火,最终照亮世界。远离家乡,不断接收到祖国抗疫各种阶段性胜利的消息,我甚感自豪。身处金边——疫情下半场的阵地之一,并不感到恐慌和孤单,因为有众多同事和朋友一起战斗,我们不仅同战疫、同帮扶,更互相鼓励共渡难关。自觉缩小生活圈的同时,我们也努力让生活不失色彩。我们会变着花样准备美食,用地道的中国菜温暖“中国胃”;我们会互相信任着把自己的头发交给菜鸟同事来个最“华丽”的“寸板”;我们会在闲暇之余在宿舍三两成对的来场大汗淋漓的乒乓对决……我们也很想摘下口罩,去户外邀约一场自由无羁的球赛,期待着别后的相聚,期待着去赴一场约会,期待着去郊游,很多心愿在等待。然而,在这之前,识趣的安静不失为一种匍匐前行的力量。

时间,因为这次突发的疫情,好像被强制按下了暂停键,我们不得不从疲于奔命,从各种所谓宏伟的进程里停下脚步。开始有时间好好注视那些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人,那些一直被遗忘在角落的生活细节。开始重新感受时间留下的痕迹,重新思考关于未来的可能。

我开始期待下一个欢庆的节日。